正文 情迷西幻-囚禁天使(六)

      “呼、唔、唔……”雪白柔软的身子在高潮巨浪的冲击下颤抖崩溃,曾沐浴过的神光只能让心灵感到温暖舒适,此时滔天的快感却是从身体内部向外一圈一圈震荡,触电一般急速扩散,手指尖都酥麻了,花径里的什幺东西又酸又软,紧紧收缩,里面滚烫的本属于别的男人的东西仿佛与自己融为了一体,腔穴欢喜的震颤,胸前的两团新长出的肉舒服的像要融化,在男人手里厮磨,米迦勒恍惚的奋力耸动身子,连下面的肉根已经喷精了都不知道。

  “啊、啊……舒、舒服……哈啊……太舒服了……咿啊啊……”米迦勒弹动腰肢,将还在不断出精的肉根往罗南身上磨蹭,软嫩的小舌在湿濡的红唇间若隐若现,罗南忍不住覆上去,肥厚的舌头勾住滑溜小舌,强势的缠住,舌面相磨,罗南模仿着下身抽插的频率在米迦勒口腔里进进出出,顶弄小舌,米迦勒愈发不能忍受,细腰向后弓了起来,几乎要弯成一只虾米,平坦的腹部以肉眼可见的频率快速收缩,紧缩下去的时候能看到一根突起的轮廓,米迦勒一手向那里摸过去,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般在周遭无措的乱摸,另一只手则猛然抓住了被男人冷落的一只椒乳,自己揉捏起来。

  纯洁的大天使长终于被欲望击败,在欲海中翻滚沉沦。

  这画面实在让人心底冒邪火,罗南咬住米迦勒的舌头,手抓着他腰侧,更加用力的向里挺进,巨大的性器涨的比一开始还要狰狞,表皮上肉筋暴起,沾满了透明的体液,在米迦勒下体里飞快的进进出出,狂猛的力道带动两人身体震颤耸动,连身下的木床都发出不堪负重的咯吱声,传入一旁观战的人耳中,让路西菲尔也忍不住夹紧双腿,来回摩擦。

  “……哈啊……好棒、好棒啊……”米迦勒的泪水失控的顺着眼角流淌,嘴角也溢出晶亮的涎水,就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属于男人的,快感销魂噬骨,他红唇微张,目眩神迷的抱着男人的脖子,低低淫叫,声音媚的人骨头都要酥了,任由之前的米迦勒如何去想,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能发出这样淫荡堪比荡妇求欢一样的声音,只是他如今却顾不得这些,他挺动腰臀,往男人火热阳物上撞,神色迷乱,“嗯、嗯呃,就、就是那里……再、那里……”

  罗南邪笑,故意装作不懂,问他,“那里?那里是哪里?”

  米迦勒哀哀低叫,神智已经投降,却不知该如何说。

  罗南这才想起,这人可是最纯净的天使,无论身体还是心灵,估计这些凡人间的情趣话是一句也不会说,想想方才,就算被干的如何狠,还被肏到高潮,也只会不断的说着“舒服”“好舒服”之类的话,格外诚实也格外青涩,还是得教一教。

  肉棒在湿濡紧致的穴道里翻搅,发出淫乱的水声,将充溢的汁水搅拌一番,才用膨胀的顶端轻轻碰触深处那块软肉,罗南引诱似的问他,“是不是这里?”

  “嗯、嗯嗯……哈啊……是、就是这里……啊啊……”米迦勒猛的大喘几口气,揉着乳房的手指爬到顶峰,开始用力掐弄奶头,另一只手也更加卖力的揉弄腹部,抚摸鼓起的那根轮廓,肉根再度立起吐水,后穴口的褶皱也慢慢收缩。

  “为什幺想让我碰这里?”罗南压低声音继续引诱,龟头不紧不慢的往软肉上戳刺。

  那里原本就碰不得,被这样玩弄,米迦勒竟咬着牙抽泣起来,金发凌乱的贴在脸上,迷蒙的双眼渴望的看着罗南,“不、不知道……我不知道……就是想……想、那里……”他哽咽着往下挺动身体,想让静止不动,只微微挨着软肉的龟头与那里接触更深,硬是把芯子主动往肉棒上撞,内壁也收缩带动着龟头往里面走,他咬着手指泪流满面的哀求男人,“再、再用力……再用力一些吧……求你……呜啊……忍不住了……”

  罗南见他如此,觉得十分可爱,忍不住在他光洁白嫩如今却沾满了汗水和泪水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是不是因为顶这里最舒服,恩?”

  米迦勒得到了引导,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种感觉,顿时激动的抓紧了罗南的肩膀,哑声呻吟,“是、是的,那里最舒服,你再顶顶、再用力顶……那样的话、那种感觉又要来了……”

  罗南嘬住他的红嘴唇,“说‘要丢了’。”

  米迦勒被操的神魂颠倒,忍不住回吻男人,乖乖淫叫,“嗯嗯、哈……要丢了……要丢了啊……”

  罗南被他叫的邪火更盛,肉棒更加胀大,还不断搏动,很快加足马力,顶着那块碰不得的软肉揉弄搅玩一番,接着拔出一些肉棒,再用力狠狠撞到底,龟头立刻将蠕动的软肉顶的凹了进去,顿时一大股淫水失禁般喷涌而出,全都浇在棒身上。

  “丢了、丢了啊啊啊——”一阵媚的人骨头酥软的尖声媚叫响彻牢房,米迦勒又哭又叫,手指在男人背后划出一道到红痕,挺着下体泄的一塌糊涂,到处喷水,男人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还在打桩一般往里一下下顶入,于是米迦勒秀气红肿的肉根便被顶的一波波往外喷精,竟是停不住般喷了好大一会儿,高潮时间被延长了至少两倍,等到最强的那波快感过去,米迦勒还无法控制的四肢抽动,腹部痉挛,缠着男人的手僵硬的颤抖,迟迟无法放松。

  身体绷的如此紧,被男人强硬破开的肉道就更是紧缩到了极致,把罗南也裹的浑身舒爽,快感从肉棒上传来,肥大的囊袋收紧上升,也快到了极限。

  “呼……呼……好爽……想不到大天使长的身子如此舒服,我要射给你了,呼,米迦勒,我要把精液射到你身体最里面了……呼……”罗南越说越起劲,只要一想能操干这样的传说中的人物,把他们操到高潮,还能在他们身体里射精,他就从心理到身体都是爽不可言,在操路西菲尔时他没有说,是因为路西菲尔太淫荡,基本都替他说了,到了米迦勒这里,终于能让他发泄发泄了。

  什幺、什幺射……

  精液?

  米迦勒瞪大双眼,突然用力踢蹬双腿,还在高潮中的身体却酸软无力,根本不受控制,他只能大声哭叫着拒绝:“不要!什幺精液!不要射进来!不要把精液弄进来啊……”

  他却不知道,他越是挣扎,罗南就越是爽快,终于肉棒狠狠的插入最深处,顶到了子宫的小口,精关一松,浓稠的精液就全数射进了子宫,将窄小的空间一下子填满,米迦勒只觉得身子里面一烫,一股暖流从腹中传向四肢百骸,温暖了他的身体,这种感觉极让人着迷,他忘了自己的拒绝,睁着眼睛看向不知名的一点,身体舒服的战栗着。

  “……呼……呼……咕呃……”

  罗南嘬住他的舌头吻他,米迦勒彻底失神,却是本能的回应起来。

  射精还未停止,两人保持交缠的姿势不动,里面却已经湿透了,子宫里都装不下的精液顺着肉棒的缝隙往外流,白浊的液体被淫水稀释,流到床单上的是半透明的颜色。

  “啧……啧……”唇舌交缠的水声异常明显,然而,罗南却听到了更加明显的喘息声,他转头往牢外看,只见路西菲尔坐在沙发上,对着两人双腿大开,一手揉弄奶子,一手向下插在花穴里,正在淫乱的自渎。

  方才两人的肆意交媾全数落在旁观的路西菲尔眼中,他早就受不了了,却碍着想彻底将米迦勒拉下神坛的计划而不能冒然将罗南拉过来改操自己,只能在一旁难耐的自我慰藉,却怎幺也到不了高潮,自己弄和男人弄自己的感觉差的太远了。

  如今见米迦勒仿佛已经沉沦,他急喘了两口气,努力平复了呼吸,从沙发上起身,往牢房里走过来,到了两人旁边,便居高临下的看着目光涣散的米迦勒。

  “小米迦勒,被人操是不是特别舒服?”路西菲尔轻柔的声音像是引人堕落的恶魔,然而以往意志最坚定,是恶魔克星的大天使长如今正是最容易被趁虚而入的地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方,他的精神还沉浸在那铺天盖地的快感浪潮中没有抽离,竟是顺着路西菲尔说出了最真实的内心。

  “舒、舒服……特别舒服……”米迦勒喃喃,声音几乎微不可闻,可是再次没有任何一个是普通人,自然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欲望和神光,哪个能让你更舒服呢?”路西菲尔继续诱导他。

  “欲望……和神光……”米迦勒闭上眼,泪水顺着眼角滑落,终于说了出来:“欲望、欲望让我更……”

  米迦勒低低的哭泣起来,路西菲尔表情冷酷,罗南却对他多有怜爱,赶忙将其抱进怀里,轻轻拍抚背部,路西菲尔见状,心里一阵不舒服,皱起眉瞪罗南,罗南一笑,伸胳膊将他的手攥紧手心捏了一捏,路西菲尔不知怎幺,竟就生不起气来了,米迦勒伏在男人怀里被轻怜爱抚,心里莫名产生一阵依恋,用金发蹭蹭男人的胸膛,靠着男人不说话。

  路西菲尔却不甘就这样放过他,冷声质问,“你曾说欲望肮脏,而我因产生欲望也是肮脏的,那你如今算是什幺?”

  米迦勒情绪低落,却再也不是高高在上,不经人事的白纸了,他哽咽着说,“我不配做大天使长,我会向神告罪,辞去、辞去这个职位……”

  “哼!”路西菲尔双手环胸,正要再说些什幺,却又见米迦勒转向他,竟是道歉了:“对不起,路西法,欲望是这样令人着魔,如今我亲身经历才知道,这世上恐怕只有神才能拒绝,我自己尚且不能,又怎幺能要求你,我当时不该那样对你,也不该骂你,你原谅我吧。”

  从没想过会得到这样认真的道歉,虽然几人如今都不着寸缕,空气中还弥漫着淫靡的味道,但米迦勒的神色很是郑重严肃,本打算继续不依不饶的路西菲尔一下子被噎住,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幺,看着对战了千年的对手,曾经的好友,想到过去的那些情谊,毕竟也是真心喜欢过的人,路西菲尔也没法再说出什幺恶毒的话,反而还有点无措,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捏了捏,是罗南将他唤回了神,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总算放下了一直如鲠在喉的执念。

  若是米迦勒嘴硬不肯承认,任是路西菲尔有千万种方法折磨他,这执念也无法全消,反而是这种来自当事人真心实意的道歉,让自认心已经冷硬的路西菲尔瞬间解脱,看米迦勒也顺眼了许多。

  毕竟是大天使长,米迦勒就算曾经冲动,嫉恶如仇,内心也是真的干净纯粹,错了就是错了,他不会不肯承认,反而会心怀愧疚,尽力弥补,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氛围是几千年都没有过的好。

  然而,沉浸在过去回忆里的两人却都忘了,旁边还有一个罗南。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