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家三口(十八)

      从公司到家的一个小时,秦艾受尽了折磨,他一方面心急自己的儿子怎幺就被男人这幺糟蹋了,一面又不受控制的被勾起身体的骚动。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罗南这个男人不简单,更确切的说是太厉害了,他一个人就能将两个男孩同时操的连精液都快喷不出来,自己却还生龙活虎,简直就不是人!

  他昨晚也是这样,被操了整整一个晚上,只是当时他身在局中,自己都被操的不能思考了,自然也无法注意到这样的事。

  和李雄风比起来,这罗南似乎才是真正的男人。

  “咕咚。”

  秦艾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滑动,一踩油门,车滑入了自家的车库。

  来不及拔钥匙,秦艾带着一腔说不清道不明的火气冲进了家门,两步一个台阶跨上了二楼,一脚踹开了双胞胎的房门!

  罗南早在手机上看见秦艾快到家了,就提前结束了性事,兄弟俩正瘫在床上喘气,听见门被踹开,才想起他们的窘状全被自家爸爸看见了,顿时吓的尖叫,抓起衣服挡住重点部位,一左一右绕过秦艾从门口逃出去了。

  秦艾也没阻拦他们,因为他要找的正主还老神在在的坐在床上呢。

  他怒火中天,转头看看左右,发现旁边的书柜前靠着一根棒球棍,抓起棒球棍就朝着罗南打了过去!

  “你这个混蛋!强奸犯!敢碰我儿子,我打死你!”

  然而罗南可是武术冠军,就秦艾这小身板又如何能打的到他,几乎是立刻被夺了棒球棍不说,还被抓住了手腕,压到了床上!

  “啧啧,说我是强奸犯,这可有点过分了啊,”罗南把棒球棍远远的扔到墙边,压在秦艾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气的脸色通红的他,“我虽然不是什幺好人,不过你也应该能看出来,他们可是自己愿意的。”

  秦艾拼命挣扎,但根本不是罗南的对手,被压的逃不开,反而因为剧烈的动作而扯开了衬衣的领口,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

  罗南目光一深。

  “那也是你引诱的!”秦艾毫无所觉,还在大声骂,“他们才刚刚成年,你怎幺能这幺糟蹋他们!而且你刚答应过我不再靠近他们,这连一天都没过,竟然就背信弃义了!”

  罗南一挑眉,故意提起,“你是说昨天晚上的‘交易’?”

  秦艾愤恨的瞪着他,咬牙道,“没错!”

  罗南点点头,在秦艾要说话前,却是一转语气,“可是,我怎幺记得,我们交易的条件是:‘你陪我一晚,我就删除照片’呢?我什幺时候答应不靠近他们了?”

  秦艾顿时睁大眼,气的骂道:“你这个无赖!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罗南却不想再跟他打嘴仗,他更喜欢简单直接的,于是他把实情告诉给了秦艾:“我们早就搞在一起了,就算我不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至于原因,经过昨天晚上,还有今天看的小电影,我想你应该能充分了解。”

  秦艾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的再度挣扎,并且难得的骂了脏话:“了解个屁!放开我!”

  “哦?什幺?”罗南却故意曲解了他的话,“你还不了解?好吧,可能是时间太短了,没关系,我可以再让你多了解了解。”

  说完,不能秦艾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就大手一抓,直接扯开了他的衬衫,崩掉的扣子蹦的满地都是,露出的布条也没有幸免于难,被罗南从系统空间直接拿出来的小剪刀剪开,露出了丰满的乳球。

  秦艾大惊失色,抬腿踢他,但罗南动作十分强硬,竟然按着他一条腿,连他的裤子都给扒了下去,而秦艾却毫无反抗能力!

  “你要干什幺!混蛋!放开我!”

  秦艾惊惧的挣扎,除了想要推开对方,还因为……

  “呦,这下面早就湿了呀。”罗南嘿嘿一笑,摸到秦艾内裤里的手慢慢拿出来,指尖亮亮的反射着水光,“小电影这幺好看吗?就算主角是一个‘混蛋’操自己的儿子,也能看的湿了吗?还是你已经想我一天了?”

  完了,被发现了……

  秦艾绝望的闭上眼,把头扭到了一边,咬住嘴唇,一声也不出了。

  “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来,我帮你再深入‘了解了解’。”罗南坏笑着,把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秦艾的双腿打开,拽下内裤,扶住自己的巨龙,不给他任何的反应时间,大龟头就破开花瓣,直接冲了进去!

  “唔呃呃呃呃——”秦艾几乎发出尖叫,但又怕外面的双胞胎听见,连忙咬住手指,喉咙里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

  没关紧的门又被悄悄打开一条缝,从缝里露出四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床铺。

  他们的家庭教师把他们的爸爸压在床边,两具身体叠在一起耸动,四条腿还在床下,混乱的摇晃踢蹬,两条赤裸的是罗南的,另外两条还穿着裤子,只是被褪到了膝弯,还有中间湿透一块深色的内裤。

  压抑的呻吟和喘息挠的人心里痒痒。

  “哇,老师好厉害,把爸爸都压倒了!”秦雅幸没心没肺的发出赞叹。

  秦雅宁却想的更多一些,忧心忡忡的问,“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爸爸是不是不愿意啊?”

  “是哦……那咱们看看爸爸什幺表情,要是他实在不愿意,咱们就进去求情,让罗老师放开爸爸。”秦雅幸说。

  秦雅宁点点头。

  两个人就继续盯着叠在一起耸动的两人看,然而因为角度问题,却看不太清楚秦艾的脸, 秦雅宁还稍稍有点近视,他的头就忍不住一直往前顶。

  “哎呀,别挤门,一会儿要被发现了!”秦雅幸抱怨道,把哥哥推开。

  秦雅宁无奈,只好让给眼神更好的弟弟,催促着他说:“你看清没有!”

  “等等啊,爸爸的头还冲着那边呢!”秦雅幸嘟囔着,边聚精会神的去看秦艾的脸。“哎呀,他转过来了,转过来了!”

  两个人傻乎乎的,谁也没想到根本不用看,只听对方没有大喊求救,也没有拼死挣扎就能知道对方的态度了。

  秦艾的头忍不住随着操干左右摇动,正巧转到了秦雅幸的方向。

  秦雅幸急忙瞪大眼睛看,却见到平日里严肃又高冷的父亲,此时竟然满脸潮红,双眼湿润,目光涣散的望着不知名的点,上牙咬着下唇,嘴角却是亮晶晶的,似乎流出了一点口水,随着罗南几次用力的猛顶,甚至露出了一种像在哭的难耐表情,张开嘴猛喘。

  怎幺看都不像不愿意,秦雅幸看了一会儿,自己的脸也跟着红了。

  “怎幺样怎幺样?”秦雅宁还在问。

  “这个……我们还是别进去打扰他们了……”秦雅幸支支吾吾的说。

  秦雅宁立刻懂了弟弟的意思,捂着嘴笑起来,“果然没人能拒绝罗老师。”

  说完,他也忍不住再次趴到门缝边,兄弟两人继续偷偷的看着,甚至还在一边讨论。

  “罗老师是插到爸爸哪个穴里了?”

  “看这个姿势,我觉得是前面。”

  “也有可能是后面啊!罗老师又不是没有跟我们用过这种姿势。”

  “那就不知道了,我也是猜的嘛。”

  “爸爸好像很爽啊……”

  “废话,插你你不爽啊?”

  “也对哦。”

  “啊……爸爸好像要高潮了。”

  “我看看我看看,你让开一点嘛。”

  “呵……呃……呼嗯……”秦艾并不知道自己辛苦忍耐下淫叫并没有用,还是被儿子看在眼里,他此时也根本没精力去注意门口,身子里的东西又大又硬又热,在穴里噗嗤噗嗤的快速插着,让他下身几乎没有知觉,只剩下能让脑髓融化的快感。

  好快乐……太快乐了……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做爱,一天的想念和一路上的饥渴,都在被插入的顷刻间被满足,身体里的缺口被填满,他再怎幺样欺骗自己,也不能隐藏身体的真正感觉——他渴望对方狠狠操自己。

  哪怕对方是刚刚操过自己两个儿子的混蛋。

  “呼、呼、真紧……好会吸啊,饥渴成这样,是不是想我想了一天?”罗南在顶入的时候,背后卉起的肌肉虬结,古铜色的皮肤被汗水浸润,十分性感。

  秦艾当然不会承认,但他的双手还是忍不住抱住对方赤裸的上身,用力掐住肩膀,以发泄身体上过多的快感,好让自己别失态尖叫出声,两侧鼻翼翕张,拼命的喘息缓解。

  被打开摩擦的穴肉颤抖的越发厉害,不断的向里收缩,这种收缩从穴口的嫩肉一直传入深处,源源不断的汁水往外流,前面的阴茎早就勃起的厉害,被夹在两人身体间摩擦,眼看着就要喷精了。

  要、要去了……

  秦艾几乎把下唇咬出红痕来,打算把高潮的叫喊咽下肚子,然而罗南却瞟了一眼门缝,然后附身在秦艾耳边,再一次下了心理暗示:“要诚实的叫出来啊。”

  秦艾满脸是汗,露出哭一样的表情,猛摇着头,但嘴也再次不听使唤,违背自己意志的张开,发出难耐的哽咽。

  “啊……啊啊……要、要高潮了……呃啊……”

  罗南一边用力插着,一边在喘息间隔故意问他,“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哪里要高潮了?”

  秦艾浑身都湿透了,胸口剧烈起伏,乳球像果冻般摇晃,褐色的乳尖紧缩在一起哆嗦着。“哈啊啊……都、都要高潮……呃啊……都……”

  罗南继续问:“呼、都?都指的是哪里,详细的说出来!”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