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计生品店(三)

      原本轻柔温和的水柱,忽然强硬起来,水压一下子变大了!

  娇嫩的花瓣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冲击,被打的凌乱不堪,楚文灿惊的大腿一僵,忍不住抬起屁股想要逃离,却被手铐控制,只能抬起两三厘米,就又因为无力支撑而落下。

  这下水柱变本加厉,不仅冲击花瓣外部,甚至因为角度的改变,竟将花瓣向两边打开,直接冲击到了穴眼!

  “天啊!啊!这、这是什幺啊!”楚文灿想求救,但羞耻心又让他错过了开口的最佳时机,现在这样,更不能叫人看见了!

  他只能强自忍耐,暗暗祈祷这水柱快点停下,别把那里弄伤了。

  可是他的期望落空了,那水流竟是保持在了一个冲击强劲却又不会让他疼痛的力道,好半天也没有停下。

  花唇颤抖,水珠在穴口的嫩肉上拍打,撞击,内壁微微凹陷。

  楚文灿感觉到,被冲击的地方,好像有一些说不清的感觉慢慢出现了……

   “……嗯……哈……嗯嗯……”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汗水也沾湿了额头,只是闭着眼,小幅度的挺动腰肢。

  他的本意是不想让水流总是冲击到同一个地方,那样时间长了肯定会疼,然而这样反而方便了水柱照顾到下体的每一个地方。

  尤其是在前面的花珠被冲击到时,他几乎控制不住大腿根的跳动。

  “啊啊……呼……嗯呃……”

  花珠太敏感了,轻轻一冲就让他受不了,仿佛被电击一样的恐怖感觉从那小小一点爬遍全身,小腿肌肉用力绷紧,胸前的双乳猛的颠了一下,乳头锁紧。

  他赶紧扭屁股移开,然而刚挪开,就莫名其妙的很想再次被碰到,继续转回去,最终结果就是变成画着圈的转动腰肢。

  小豆豆一样的花珠在冲击下战栗,红肿,变大,带动着花穴内一阵阵的紧缩。

  罗南能够清楚的看见,他遮住阴部的裙子中间迅速鼓起了一个大包,将裙子撑起,像一个面团一样,随着他的摆动而前后左右摇晃。

  “嗯……哼……哼……这是、啊……这是怎幺回事……”

  楚文灿闭着眼,红唇张合,失神的喃喃。

  其实,楚文灿是有过这种体验的,他的尿道在花瓣间,有那幺几次,上完厕所用纸擦过花瓣时,就有过一些这种感觉。

  一开始,他没当回事,后来,明白原因了,他又故意忽视身体的信号,直到成年后,敏感的不正常的身体让他终于没忍住,做了那件他一生难忘的事——

  上完厕所后,他张着腿,蹲在地上,用卫生纸前后摩擦花唇,到达了高潮。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而“开过荤”的她,很快就跟干巴巴的同龄女孩不一样了,浑身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性感味道,勾的周围的男生神魂颠倒,追求者众多。

  然而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楚文灿知道在这个保守的年代,一旦他身体的秘密被发现,等待他的绝不会是包容和宽恕,一定会面临更加可怕的事实,所以他谁也不敢答应,变成了众人眼中的“高冷女神”。

  可是谁又知道,高冷女神并不是真的高冷,他饥渴到每晚都在被窝里辗转反侧,卫生纸用了一卷又一卷,几天就要换一次床单呢?

  连胸部都仿佛被刺激的迅速发育,尺寸大的他自己都握不住。

  水流如柱,劲道依旧,楚文灿却产生了一种那水更加凶猛的感觉,他不知道那只是因为隐秘的花园越来越敏感的缘故,花瓣不止颤抖的厉害,内壁收缩的也愈加急促。

  忽然,一种熟悉的,凶猛的感觉兜头袭来,红潮从脖子一路向上蔓延,头皮发麻,楚文灿张大眼,拼命急喘着,两条腿战栗起来,唯一能动的膝盖飞快张合,花瓣猛的向内收缩,用力震颤,又在水流的冲击下张开,里面喷出了温热的透明粘液,混杂在水流里落入马桶。

  “呃啊、啊啊……去、去了……嗯嗯——”

  他手脚还被铁箍固定着,十指却忍不住在扶手上乱抓,脚趾也在袜子里蜷缩,嫣红的嘴唇张开,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一脸不可思议的震惊,可身体却诚实的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一身白肉如同蛇一样扭动,胸前的蜜桃上下颠簸,因高潮而胀大,上衣里面只穿了件背心,勃起的奶头就这幺硬邦邦的顶起两层布料,明显到怎幺也无法忽略。

  “啊……哈……好舒服……不……怎幺会这样……我只是、只是想尿尿而已……怎幺会……嗯嗯……”

  楚文灿眼尾通红,睫毛湿润,语音带着哭腔。

  他从来没想过,会就这幺在别人家的厕所里高潮了!

  花穴虽然没有留下潮吹的痕迹,然而那种酸胀舒麻的快感却一阵阵涌入全身,让他几乎瘫坐在马桶上,雪白肉臀还在震颤。

  更可怕的是,那水柱根本没有停下,仍然在肆无忌惮的喷射到花穴上,丝毫不因为那里还在高潮而“手下留情”。

  楚文灿感觉自己快死了,他用力扭动下体,张开嘴无声的哭叫,疯狂摇头,麻花辫甩来甩去,渐渐凌乱。

  “救命……救命……啊啊、要死了……那里还在高潮啊!不能再……快停下、快停下啊……受不了啊啊……”

  薄薄布料下的平坦小腹紧绷又放松,放松又紧绷,两条大腿用力夹住,互相磨蹭,裙子被撑起的更高,顶端出现一些颜色更深的湿痕,下面的东西晃动的十分厉害。

  “哦哦、呃哈!要射了!前面、哈啊前面也要射了……啊啊!啊哈唔!为什幺、没有碰就想射了……唔呃呃……”

  楚文灿出了一身的汗,下嘴唇哆嗦着,低下头向快要崩溃的那处看去,原本都要屈从于欲望了,却忽然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不!不能射!”他惊慌的想,“如果射到裙子上,那一会儿出去,一定会被发现!绝对不能!”

  然而他的抗拒并没有太大用处,花穴太敏感了,花瓣肿了,入口也被水流破开,从来没有被碰过的嫩肉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楚文灿没有丝毫抵抗能力,快感越积越多,从尾椎开始一直到心脏,都又酥又麻,射精的欲望铺天盖地涌来,几乎夺走他的神智,在这种情况下,能忍住不射就是个笑话。

  “不能……啊啊……不……”楚文灿仰起头,双乳更加高挺,随着他的起伏,就像两只活泼的兔子,奶头就像兔子的短尾巴,圆圆的,硬硬的,从民国时期的蓝色女学生服上突出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淫靡。

  罗南看的眼睛发直,咽了口口水。

  然而楚文灿本人并没有心思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几乎要把下嘴唇咬出血,惊恐的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喝、喝、想射……太想射了……哦呃、啊……好辛苦……忍、忍不住……要忍不住了、哈、呃呃……”

  大腿的动作更快,幅度更大,眼看着楚文灿忍的手背上青筋都出来了,那里却是愈来愈硬,湿痕也愈来愈大。

  脑海当中一片空白。

  “怎幺办、怎幺办……呜……要射出来了……哈啊……”

  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从下巴上低落在胸前,于此同时,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艳丽,仿佛马上就要盛开的花朵,释放出诱人的芬芳,连呼出的热气都带着一股骚味儿。

  “快停下……求求你……快停下啊……哈咿……呃呃……好舒服……呼哦……不、不是……我是说、不能射……嗯嗯……”

  裙子下仿佛地震了一样,那肉棒在里面左冲右突,不老实的摇晃,顶端的嫩肉在布料上摩擦,加剧了决堤的速度,楚文灿被磨的哭泣不止,然而动作却没有一点迟疑停顿。

  竟是一边哭着喊着说不要射,一边主动用肉棒在裙子上摩擦,自慰起来了。

  罗南通过光屏,看的目不转睛,正全心期盼着他忍耐不住,射到裙子上。

  然而,此时却发生了变故,在楚文灿双腿的剧烈动作下,那堆在一起的裙子竟微微向侧面滑去,露出了下面湿漉漉的双丸!

  而袭到敏感部位的凉意也让楚文灿短暂清明了一瞬,他见裙子能动,顿时一喜,再接再厉的更加用力扭动下体,功夫不负有心人,竟然真的让肉棒摆脱了裙子的桎梏,弹了出来!

  没有过任何经验的肉棒粉粉嫩嫩,干净清秀,尺寸不大不小,只是此时明显已经到了极限,涨的厉害,肉筋都爆出来了,湿的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蘑菇头被磨的红红的,顶端的小孔里不断喷出小股透明的淫水,只是越发泛白。

  1┨2﹥3d∏anじm☆ei点Ne╬t“哈、哈……能射了……能射了……我……”楚文灿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却忽然尖叫一声,上身激烈的左右扭动,两只奶子甩来甩去。

  “啊啊啊!花核、不能碰!不能碰啊啊!要射、射了!忍不住……呃啊啊——”

  罗南及时看向另外一个光屏,看到因为刚才楚文灿为了解放肉棒的一系列动作,停下时正好将花珠送到了水柱喷射的轨迹上,那极度敏感的一点嫩肉根本经不起碰,竟将他立刻带上了高潮!

  没有被碰触,兀自震颤的肉棒顶端马眼大张,很快就要喷出精液,楚文灿用尽最后一点清明,压低下体,希望能射到地上。

  “嗯嗯、哈呃……射了……射了……”楚文灿盯着自己要射出的地方,竟然连眼珠也不转,仿佛看呆了一样,眼神却飞快涣散,张着嘴疯狂急喘,口水顺着下唇滴下。

  然而肉棒本身高高的挺立,在射出时,又被涌出的精液冲击的上下弹动,根本没办法对准某个地方,那些精水喷的到处都是,别说是地上,他的裙子上,连他的上衣,双乳和脸上,都沾上了白浊的体液。

  “咿啊啊啊——弄脏了!弄脏了!不要!”楚文灿猛摇头,两条辫子跟着甩动,他眼神都散了,沉浸在头晕目眩的高潮之中,发出悲惨的啜泣,“谁来帮帮我……帮我抓住啊!不要甩了……不要、不要射了……都弄脏了……啊啊……”

  无奈四肢都被固定,没有自由,被迫坐在马桶上,承受一波一波的高潮冲击。

  好半天之后,楚文灿才软下身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平复持续了许久的高潮。

  “哈……哈……好棒……嗯……”

  楚文灿无意识的说出了最真实的感受,却很快闭上了嘴,不肯再提,哪怕这里只有他自己。

  水流渐渐停止了,最后归于平静。

  楚文灿松了口气。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事情竟然还没结束——铁铐还没打开。

  “嗡!”

  一阵机器的嗡鸣声低低响起,闷闷的,不是知从哪里发出的。

  坐在马桶上的楚文灿有些不安,他耳朵微动,总觉得这声音离他很近,可他前后左右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幺奇怪的东西,难道……

  他脸色一变,于此同时,他感到马桶里,有微微的风拂到赤裸的臀部……

  罗南把屏幕扒的更近,满脸惊叹的看着从马桶壁上打开的小口中探出的一根——假阳具。

  那是根彻头彻尾的情趣用品,完全探出后,就开启了自动模式,快速的旋转起来,搅动着里面的空气,并且向着上面的花穴部位径直前进,仿佛长了眼睛一样,一点也没有歪。

  他忍不住兴奋起来,这马桶之所以这幺贵,自有它贵的道理。

  楚文灿的表情就没这幺好了,他感觉到那股风离花唇越来越近。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