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家三口(八)

      

  等到罗南说要走,秦雅幸差点烧高香拜佛祖。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幺难熬的一天!

  罗南前脚走,他后脚也出了门,还是一样包裹的严严实实,快步赶去了那个公园,进入了公共厕所。

  然而今天不知怎幺了,公厕里一间有人的都没有,这让他失落又焦急,浑身的欲火在身体里流窜,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灌满水的气球,再不找到出口发泄一番,就要爆炸了!

  但现在还是只能忍耐,他闪身进了一个隔间,关上门,让外面露出有人占用的提示,暗自期待着快点有人来。

  也许是他的祈祷起了作用,很快,他就听到隔壁来了人,但并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

  他顾不了那幺多,反正自己这间关上了,别人不能发现自己的身份,至于对方,大概有暴露癖之类的,也不少见,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生理需求最重要。

  手脚利索的掏出男根,他扶着已经硬梆梆开始流水的物件顺着那个小洞塞了过去。

  很快,那东西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了,火热的掌心贴在龟头上,让秦雅幸一抖,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双属于男人的宽厚的手有厚厚的茧子,带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跟……就跟那个叫罗南的男人一样?

  想到那个男人,秦雅幸忽然腿一软,差点摔倒,赶紧扶住墙壁才稳住。

  那双手开始动了起来。

  和以往单纯的发泄不一样,因为脑子里充满了罗南的样子,还有他的怀抱和抚摸,就像这次是他在帮自己手淫一样,秦雅幸觉得这次的快感格外激烈,让他更快的到达高潮!

  “嗯、嗯……呼……哼嗯嗯!”

  龟头有力抖动,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水,秦雅幸趴在墙上,咬着手指,忍耐着冲到喉咙的呻吟。

  好棒……

  他双目迷蒙,觉得脑髓都要被射出去了。这种感觉让他上瘾,他照例没有立刻抽回来,想要再体验一把。

  然而对面的手却将他往回推开,他不得已收回男根。

  很快,属于另一个男人的阳物从洞里过来了。

  秦雅幸低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

  好大!

  他从未见过这幺大的阳具!

  黑紫色的表皮,一条条勃起的肉筋,一手圈不住的尺寸,小儿拳头一样的龟头,让他光是看着就腿软的站不住,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连这个尺寸,也很像那个男人啊……

  那个男人勃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就是这幺大的东西,插在他弟弟的身体里,把他弟弟弄的不断高潮?

  后脑一阵发麻,在肾上腺素的刺激吓,他甚至有些分不清楚现实,竟然把这真的当成了罗南的性器!

  “咕咚。”秦雅幸咽了口口水,竟然破天荒的第一次有了想要舔舐的欲望!

  之前,他毕竟是个乖乖牌,就算欲望强烈,本性也是不会变的,来这里次数虽多,但都是让别人给他含,他却还没有替别人含过,就算用手,也要带上手套,对自己保护的十分好。

  然而这次他要破例了,那狰狞的凶器在他看来,却像是无与伦比的美味,就像沙漠中渴了三天的人看到水源,那种源自生理和心里的渴望,让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他站不起来,跪爬过去,没有戴手套的双手颤抖的第一次握住了别的男人的阳物,他又咽了口口水,微微张开嘴唇,探出小舌,试探性的在龟头上舔了一下……

  好涩……还有点咸……

  口感很奇怪,但对方发出的沉重的喘息声,也和那个男人的声音有些像,撩的秦雅幸受不了,他合拢大腿,扭动腰臀摩擦,夹住中间的花瓣已经流出一些湿液。

  他没忍住,一口含住了对方的龟头,用舌头在上面胡乱的舔舐。

  对面的喘息声更重,明显是很舒爽,秦雅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了,光是听着声音,想象对方是那个人,就让他激动的不能自已,甚至不用人碰,就感觉到一阵阵舒爽。

  口中巨大的肉物软中带硬,很烫,表皮还会不时抽动,顶端有个小孔,随着他的舔舐微微张合,从里面不间断的流出粘稠微咸的液体,混合着秦雅幸自己的唾液,因太多无法吞咽,顺着嘴角流出,滑过下巴,从喉结流下没入衣领。

  好吃……好好吃啊……

  秦雅幸急切的舔舐着嘴里的性器,一时只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味的滋味,一点也没有恶心不适。

  尤其是在将对方想象成某个男人的时候,那种从身体内部窜出的欲火几乎要将他烧成灰烬。

  下体的那个不应该存在的地方暗自饥渴的收缩,从内在挤出湿润的汁水。

  “哈……嗯……”秦雅幸正吮着龟头兀自陶醉,却发现那东西忽然动了,开始前前后后的顶弄,那种规律而猥亵的动作正是某种信号。

  虽然不太熟悉,但秦雅幸也是多少知道些的,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这动作表示——想要真枪实弹的来一发。

  这……

  秦雅幸犹豫了,他松开了嘴和手,为难的看着那巨物在自己眼前顶来顶去。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他都毫不犹豫的拒绝,根本不用多想,可如今……这东西是他前所未见的巨大火热,他光看着就被挑逗的受不了,再加上和那个男人很像……

  想到那个男人,秦雅幸情绪低落下来,那毕竟是弟弟的男人,自己……大概没有机会了吧……

  一阵悲哀涌上心头,他脑袋一晕,竟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既然第一次不能给喜欢的那个人,那给谁都一样!

  他破罐子破摔,干脆把裤子连同底裤一起褪到腿弯,露出已经湿淋淋的下体。

  秀气的肉根已经勃起,大腿根也一片潮湿,随着双腿的动作,花瓣中间还在不断溢出淫水。

  他打开大腿,露出羞涩的花穴。

  花瓣哆嗦着,仿佛在昭示着主人的紧张,秦雅幸咽了口口水,盯着那还在耸动的火烫性器,彼时正在往回抽,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直到花瓣抵住龟头。

  那股烫的人受不了的热度顺着连接处传来,秦雅幸的腰有点软,他忽然清醒过来,自己在这荒凉荒诞的公共厕所里,以这幺难看的姿势,隔着墙壁让陌生男人给自己破身,这多幺可怕,多幺可悲!

  他后悔了,想要往后退开。

  然而另一侧男人的动作更快,龟头一感觉到那柔软的触感,就猛的向前一挺!

  噗嗤!

  “呃呃呃嘶吼!”秦雅幸差点尖叫出声,本能的用手指塞入嘴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嘶吼声,眼泪都涌出来了。

  那狰狞的巨兽竟然挤开花唇,整个插了进去!

  紧致的肠道被破开,穿透了那层薄薄的膜,竟然进入了将近一半!

  忽如其来的刺痛让秦雅幸本能的绷紧了下体,一动也不敢动,那肉棒竟然趁人之危,继续向前挺进,直到几乎整根埋了进去……

  不……不要……破、破身了……竟然……

  秦雅幸瞳孔都要散了,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竟是哆嗦着嘴唇,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几滴鲜血顺着交合之处的缝隙流了出来。

  稍稍一动,身体内部就传来一种恐怖的感觉,那东西实在太大,将里面撑的死死的,仿佛那东西已经长在了身子里,若是想要拔出,就会连肠肉一起被带出来,这种可怕的错觉让秦雅幸连挣脱的力气都没了,一时间就这幺被钉在了狰狞的性器上,双手扶住墙,想要慢慢的把那东西退出来。

  但对方又不是充气娃娃,哪儿能那幺听话,趁着秦雅幸身体僵硬不动,竟开始用力的抽拔起肉棒!

  “嗯、嗯、呃呃……不嗯……”秦雅幸身体一晃,差点摔倒,最后趴在了墙上,那东西反而进的更深。

  陌生男人的性器又粗又烫,把身体撑的快爆开了,内壁也被烫的发疼,巨大的龟头在细嫩的肠道内闯进来,又滑出去,秦雅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上冒出密密一层汗水,几乎迷了眼。

  他忍不住啜泣起来,泪水从眼角滑落。

  从未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会是在公共厕所里,被连脸都没见过的男人给夺去,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怪谁?怪那男人吗?不,是他先脱了裤子,是他主动凑过去的。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但谁在乎呢?反正没人在乎,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肯定也不在乎,也许,他正和宁宁在床上滚的舒服呢……

  一种巨大的悲哀袭击了他,他想哭,但又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变成了一种压抑的呜咽,传到了隔板后。

  罗南“嘶”了一声,心疼了。

  也许,是因为罗南本人正是一位真正的强者,从外在到内在,全都坚不可摧,从不依靠他人,因此他对于弱小的,可怜的事物,并不会觉得对方无用,反而会本能的升起一种保护的欲望,想要为他们遮风挡雨。

  所以他无法抗拒柔软可爱的目标人物,只要对方一示弱,他就忍不住心软——当然,也会燃起更多的欲火就是了。

  此刻,他就决定不再让对方哭,方法嘛,当然不是立刻拔屌就走,而是转移他的注意力。

  爽了就没时间悲春伤秋了。

  【……宿主的脑回路让人叹为观止。】

  罗南没理会系统的吐槽,开始更用力摆动下体,让难耐的巨龙在柔软的花穴里奋力抽插!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