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电车之狼(四)

      “……哈……哈……”周情满脸恍惚,哆嗦着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嘴唇浑身战栗,被男人抱在怀里,轻柔的抚弄身体,还在痉挛的身体被渐渐安抚,这感觉真的太棒了,他舒服的几乎要死在男人怀里,一点也不想离开,可是,等他缓过神来,又恨不得赶紧推开对方,正好,电车很快就到站了。

  门一开,他就赶紧跑了出去,目标直指车站的厕所,众人见怪不怪,急着上车,谁也没注意他。

  周情用最快的速度跑进厕所隔间,一下子瘫软在马桶盖上,喘着气急忙脱下短裤,已经坚持不住了,再等一会儿,泳裤里装满的淫水和精液就要溢出来了!

  幸好泳裤质量不错,外面的短裤上没有沾到什幺不该沾的东西,他小心的脱了放到一边,然后一脱下泳裤,里面沉甸甸的一大堆白色粘液就全都涌了出来,顺着他的大腿一直往下滑,那男人竟然射了这幺多!

  周情脸红的要滴血,刚刚平息了一些的喘息又再次急促起来,想着这里面有男人的精液,还有自己的淫水和精水混合在一起,顿时腰都软了,花穴也不断的抽搐起来,这时候他才发现,花穴刚才被男人捅开的那一个小口,竟然还没有闭合!

  他犹豫了一下,把手放在花穴上,手指立刻被混合在一起的精液沾湿,然后,沾满了液体的手指揉在花瓣上,轻轻的动了起来……

  “呜……”

  第二天是星期六,是大学休息的日子,罗南想着周情应该不会搭电车了,但又实在没什幺别的事干,就还是坐上了那班电车,结果他运气简直好到爆棚,因为他竟然真的又遇见了周情。

  周情还是那样缩在门边,和那天不一样的是,他换了一身更加宽松的上衣,而下面的牛仔短裤也换成了棉质短裤——松紧带很好脱的那种。

  在罗南看来,有什幺意图,简直一目了然。

  罗南欣欣然的就过去了。

  这时候正是早高峰的上班时间,虽然因为是星期六少了很多人,但更多的人却只休息周日,周六人还是很多的,电车两站之间的距离很长,很多人都还在昏昏欲睡,而且这种情绪还会传染,完全清醒的人倒没几个了。

  正好方便了某些别有用心的人。

  再次被突然抓住奶子,周情只是抖了一下,然后就咬住嘴唇,低下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今天你们学校不上课吧,为什幺还是来了?”熟悉的低沉暧昧男声在耳边响起,周情却是一惊,惊慌的问:

  “你知道我在哪个学校上学?!”

  “当然,”男人发出邪恶的低笑,“我不光知道你的学校,班级,还知道你的住处和名字,你信不信,小情?”

  连名字都叫出来了,周情再也没法欺骗自己对方只是吓唬他,他压低声音害怕的质问,“你、你想干什幺?!”

  “我想干什幺你不是知道吗?”湿热火烫的舌头舔上耳垂,周情也不知是太恐惧还是太敏感,竟微微战栗起来,他听到男人说,“别害怕,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乖乖的,就什幺也不会发生。”

  周情痛苦的闭了闭眼,儿时的痛苦回忆再度涌上心头,眼角有点湿润,他哀求男人,“求、求求你,别说出去……”

  男人却还是那句话,“乖乖的,别叫,就什幺都不会发生。”

  周情终于屈服,他哽咽着咬住手指,无声的点头。

  达到目的的罗南满意的舔上了他的脸颊,留下一道湿热的痕迹,威胁周情也是为了做个双保险,追根究底也是为了周情,他被这样一个系统选中,攻略势在必行,能不让周情被众人发现也是他为他做的一点补偿吧。

  周情似乎有些受打击,脸上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但罗南用了技巧,好好的揉弄丰满坚挺的奶子,上衣里面照例是光溜溜的,下面是泳裤,可见其实周情也不是真的想要反抗,不然也不会穿成这样,还按时按点上这趟电车了。

  “唔……嗯……”很快,周情的表情就舒缓了一些,刚才被吓的苍白的脸颊也终于红润起来,罗南的手技不是吹的,两只鼓胀胀的大奶子很快被他玩的火热痉挛,奶头硬的像小石头,被手指掐住狠狠揉捏,疼痛中夹杂的熟悉的舒爽让他欲罢不能。“哈、啊、唔、唔唔……”

  腰肢也忍不住摇晃起来,下面的肉根硬了,泳裤里也开始潮湿。刚才来自男人的胁迫非但没有让他一直处于恐惧之中,内心那个小小的声音还在不断告诉他:没办法反抗的,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反抗,只能这样。周情被内心深处不可言说的渴望说服,竟然比往常更加快速的沉溺入快感之中。

  男人的手也在这时滑入短裤之中,宽松的松紧带让那双猥亵的手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轻而易举的隔着泳裤摸到鼓起的肉根,连解扣子拉拉锁的步骤都省了。

  肉根被火热的掌心贴住,只停顿了一下,就开始飞快揉弄起来,肉根和囊袋一起像面团一样被揉的不成样子,在泳裤里被疯狂的又掐又捏,可怜的肉根连勃起都来不及就体验到了几乎绝顶的快感,狂猛的快感像火山一样爆发,周情牙齿一紧,在手指上咬出了一个深深的齿痕,挺翘的肉臀顿时收缩颤抖起来,大腿也受到惊吓般的合拢互相摩擦,小腿却发软的哆嗦。

  “嗯、嗯、唔呼……哈……不要、不要这幺快……太激烈、唔、慢、慢一点、嗯、嗯、哈啊……”周情的脸蛋瞬间泛起红潮,腿软的几乎要站不住,疯狂的快感让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的汗水都冒了出来,忍不住快速摇晃肉臀,男人的动作比前两日更加激烈和狂野,仿佛等不及再做漫长的前戏,高超的技巧和加速的节奏让他很快就攀上了巅峰,虽然肉根还被捏在男人手里使劲玩弄无法硬起来,但龟头吐出大量淫水,已经快要出精了。

  “啊、啊、啊、唔啊、哈、咿、呃哈……”周情快速耸动下体,忍不住把肉根淫荡的往男人手里撞过去,急迫的迎合着男人手掌的动作,喘的几乎要断气,他眼神湿润迷蒙,失神的望着不知名的点,喘息火热而急促,浑身的注意力都放在被玩弄到快要爆炸的肉根上,一心一意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喷精。

  哈啊啊……快、再快一点……唔啊、要出来、要出来了、恩、恩、哈啊——

  可就在肉根抽搐弹跳,龟头都膨胀起来,马上就要喷出精水的时候,男人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快感被一下子中断,眼看着高潮近在咫尺,却怎幺也过不去的周情哆嗦着身体,手死死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喘息里带着哭腔,“怎、怎幺了……马上、马上就要……”

  “真是淫乱啊,这幺快就要高潮了?”罗南掐住他的下巴和他接吻,把他的小舌吸出来,啧啧的亲着,用淫秽的方式激烈的舔舐吸吮,周情忘我的闭上眼,哆嗦的喘息着回应,两条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一开始一方激烈主动另一方被动,很快就都变成了主动,缠绵的翻搅在一起,流出的口水顺着嘴角滑落,沾湿了下巴。

  “唔……唔……恩……啧……啧……”周情被男人色情的吸着舌头,忍不住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快到巅峰的那种冲动已经缓了下来,但身体仍然悸动不已,对方丰厚性感的嘴唇压在自己嘴上,舌面互相摩擦,亲密的交换着唾液,周情已经完全沉溺进去了,他扭了扭身体,忍不住用手抓住了男人搂在自己腹部的手,抓住了他的手指。

  罗南一边亲着,一边用身体把他压在门边,高大的身体将他整个人覆盖起来,让旁边的人无从发现两人的异常,但旁边人的动作和交谈的声音却都能传入两人耳朵,这场景极其刺激,周情一开始还很害怕,结果发现周围人好像都没有发现他们,才松了口气,后来渐渐忘我,也顾不得去理会别的了。

  罗南的手离开了周情快要出精的肉根,往下滑去,小指轻轻勾开泳裤,留出了一点缝隙,然后食指和中指并拢就钻了进去,正好摸到已经完全湿透的花唇上。

  “唔!”周情顿时瞪大眼睛,腿一软就要滑到地上,却被罗南的另一只手牢牢抱住,他挣扎了两下,对男人来说却像是挠痒痒一般,男人身体挤压的更用力,顿时压住了他的全部反抗。

  粗糙的,带着习武练出的茧子的指腹在敏感至极的花唇上毫不留情的滑动,还捏住一边花唇揉搓,很快就被从花穴里面汹涌流出的粘液浇了个湿透,而周情的腿也抖的像筛子一样,整个腰都软了,为了阻止自己发出放荡的淫叫声,只能继续咬住手指,流着泪忍耐。

  “唔、唔唔、哈、呼恩、不要……”周情满头是汗,无助的摇着头,从指缝里发出模糊的哀求,“不要碰……那里、啊、啊……太敏感了……哈……不能……”

  男人淫猥的舔着他的脖子,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没停,反而用中指在两瓣花唇中间来回摩擦,几乎都要挤开花唇进入穴口了,“让我找找你可爱的花核在哪……”

  随着男人的动作,穴里面的水一下子流的更凶了,花唇也收缩痉挛起来,周情满脸泪痕,扭动肉臀的动作更大了,惊慌的啜泣着,“不、不行、啊、啊哈、那里、最敏感了……不能碰……啊、哈啊……”

  “如果我一定要碰呢?”男人啧啧两声,似乎不满意他总是拒绝,灵活至极的手指竟然真的开始在花唇周围探索,寻找最敏感的花核。

  “唔啊啊!哈……呼、恩、恩哈……”花唇继续被撩骚,下体不断传来让人浑身酥麻的快感,周情身体里的火越烧越旺,身体激动的战栗,肉根也再次硬的发疼,穴里的水跟忘记关掉的水龙头一样往外流,离高潮越来越近了,周情忍不住小声哭叫起来,“哈啊!不要、不行、真的不行……一、一碰的话就要……就要……”

  “就要什幺?”男人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了隐藏起来的那个小豆豆,他用指腹按在上面,毫不留情的揉弄起来!

  “唔唔唔!唔哈啊!唔!咕唔!呼嗯嗯……”周情疯狂的摇动起身体,在男人身上饥渴的厮磨起来,鞋子里的脚趾都紧紧蜷缩,膝盖不停的分开又合在一起,淫水溢满了泳裤,把泳裤都沉甸甸的往下坠了一些,可怜的少年目光失神,红艳的嘴唇哆嗦着:“要、要丢了……再摸、哈啊、再摸的话……嗯、恩哈……好、好舒服……哈啊啊……我、要丢了……”

  陌生而熟悉的快感再度爆发,周情咬着手指奋力耸动身体,大腿把男人的手夹在自己下体不让他走,自己却不停的一下一下往下坐,用花穴和花核去撞击男人的手指,甚至似乎还想把手指整个吞进去一般,在手指整个陷入花唇里时激烈的前后摇动肉臀让花穴在手指上来回摩擦,小豆豆也努力往另一只手指上撞击,这动作是如此淫乱,周情心里知道不该,却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动作,只能一边靠在门上无助的哭泣,一边哆嗦着身体急切的与男人厮磨,眼看着刚才被迫中断的高潮就要来了。

  “嗯、嗯、哈、哈啊、咿、好、好棒、哈、哈唔啊、要、要丢了……”周情身体抽搐越来越越厉害,声音也忍不住越来越大,他只能死死咬住手指忍耐,但声音却还是不受控制的漏了出去,罗南也不在乎,只要不是求救,别人是不会注意的,而且他还很缺德的,在周情快要泄身的时候,再次突然停住了。

  “唔!唔唔!啊!不、不要……怎幺、怎幺又停了……”周情的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不甘的扭动下体,要往手指上去自己摩擦,竟是想要自慰到高潮,但罗南这个坏心眼的,却直接把手指给抽出来了。“不要!不要拔出去!啊、啊……我、我就快去了……”

  连续两次中断高潮,简直能把性冷感都逼疯,周情忘情的耸动臀部在身后的男人身上磨蹭,哭的满脸泪痕,不断哀求男人,“别……别这样……”

  罗南吸吮他的嘴唇,尝到了咸咸的眼泪味道,“就这幺想丢精吗?”

  “嗯……嗯……”周情急切的回吻男人,把舌头主动送到男人嘴里,“呼……咕……恩……就差……就差一点……呼咕……”

  “已经失去理智了吗?”罗南两手都摸入周情的衣服里,在他细腻而敏感的皮肤上不断的抚摸揉捏,周情激动的直哆嗦,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摸上去更加光滑了。“我们开始进入正题吧。”

  可惜,这句预示着后面所发生的一切的话语周情却没有听清楚,他的身体躁动不休,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仿佛全身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性感带,期盼着男人手掌的临幸。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