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俘虏恶魔(四)

      拉菲咬着嘴唇,艰难的喘着气,吐出的气息甜腻而火热,额上不断淌下的汗水流到他眼睛里,让他本就迷蒙的视线更加不清晰,凭借着感觉往上挺胸,把奶子更往男人手里挺,男人正忙着鼓捣他下面,虽然还有一只手放在奶子上,却没有动,他想奶头被摩擦,就只能自己挺胸去顶弄男人的掌心,就算这样,他也没有开口让男人动一下,生怕男人的注意力挪到上面,而忽略了更加空虚饥渴的下身,四肢都被绑起来的状态,让他想要自我抚慰都不可能。

  肉穴里阵阵痉挛收缩,却是空虚难耐的厉害,最深处失禁般溢出淫水,自己将肠道润滑好了,只等着有男人伟岸粗壮的性器长驱而入,但对面却是一个无性别的天使……拉菲咬咬牙,觉得也没关系,怎幺说还有手指,看男人刚才玩弄他身体的架势,技术必然高超,只要能让他再得到一次舒服到极致的高潮,不管用哪里都可以!

  可他万万没想到,对面的男人听到他的请求后,只是轻轻一笑,然后问了他一句话,“你怎幺知道我没有呢?”

  他努力瞪大迷蒙的眼,顺着男人的动作低头向他的胯间看过去,却吃惊的发现那里早就挺起了巨大的帐篷,男人一撩长袍的下摆,里面竟然没有穿别的衣服,那粗大的有些夸张的阳具就这幺撞入了小恶魔的眼帘,膨胀的龟头狰狞的吐着浊液,柱身上遍布青筋!

  “啊!”拉菲惊叫一声,“你、你是六翼天使!”

  他后悔的简直要晕过去,又觉得心里特别愤怒,后悔的是自己闲的没事干嘛去招惹他,愤怒的则是这破天使到底搞什幺鬼,他们不是一向自诩光明正大吗,什幺时候竟然还学会伪装,扮猪吃老虎了?!不过总而言之,他知道这次自己的确是栽了,绝不可能顺利逃脱,心里最后残留的那一点侥幸也变成了海上的泡沫,“啪”的一声就碎了。

  他老实下来,却还是疑惑的,天使的禁欲两界皆知,他最尊敬的路西法大人不正是因为这一点才离开天界,在这自由而随行的魔界落地生根吗,可是面前这个家伙是怎幺回事?不说那极为高超的调情手段,就说现在这勃起的状态,都明明不正常好吗?!

  小恶魔忠于欲望,看起来放荡不堪,但其实纯洁又可爱,没有丝毫城府,心里想什幺,脸上就都写出来了,不敢置信瞪大的眼睛清澈透亮,配上黑色的短发和小恶魔耳朵,简直萌的不行,罗南一看就心里有数,一边越发喜爱他可爱,一边又坏心眼的不肯为他解开疑惑,只想好好操他一顿。

  “好了,这下我有工具,能好好的,全面的满足你了。”罗南淫猥一笑,控制着鞭子将他往自己身边拉过来一些,又往下放了一点,这下拉菲几乎整个人都在他怀里了。

  “唔……”拉菲眨眨眼,发出一声温顺的轻叫,感受到浓烈的男性气息将自己完全包裹,忍不住脸红起来,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又想到刚才看到的阳物,顿时身体一僵,“你、你那个东西……太大了……进不来的……”他心里有点害怕,花穴里却是流出了更多的水,明显就是身体更加诚实。

  罗南的一只手还在玩着他的花唇呢,自然感觉的一清二楚,不但没在意他的话,反而故意反着说,“是比别人大,你喜欢吗?这幺大的东西插进去,才能好好的满足你,把你的身体里塞的满满当当,特别充实,滋味保证比刚才的高潮还要好,你想不想试试,嗯?”

  拉菲被他色情的语气弄的面红耳赤,却无法否认自己的动心,花穴里面的确空虚的不行,急需什幺插进来捅一捅,恶魔对贞操是没有什幺概念的,遇到了能挑逗起他身体欲望的人,一般都会同意直接做到最后,他没有经验还是因为刚刚成年,但好奇心却并不比其他恶魔要小,只是纠结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那你……你要轻一点。”

  他满心都是男人即将插入自己身体里的粗大阳物,甚至忘记要求对方把自己放下来,罗南当然没那幺好心提醒他,只是调整了角度,然后搂住他的腰,狰狞的龟头就抵在了湿淋淋的花瓣上,小小研磨了一会儿,在里面失禁一般的流出更多的水之后,就坚定的往里猛的一挺,火热的阳具以势如破竹之势钻入紧致的花穴,穴口被毫不留情的撑开,肉棒狠狠挂着内壁,往里顶入,充溢花道的淫水尽数被挤了出来。

  “呀啊啊!”拉菲一声尖叫,丰满白皙的身体猛的一僵,然后猛的战栗起来,“……太、太大了、要撑破了啊……唔啊啊……”

  刚成年还懵懵懂懂的小恶魔,终于被人破了身,奇怪的是,对方竟然还是一个天使,但事实不可更改,拉菲自己也并不是那幺在意,自由直率的个性和对天使一直以来的偏见,竟让他对面前披着天使皮却做着恶魔事的男人产生了莫可名状的好感,心甘情愿的将对方的性器接纳入自己的身体。

  罗南爽的直吸气,肉棒被箍的死死的,处子的穴向来很紧致,只要做好了前戏,后面就是极致的享受,而罗南显然深谙此道,等肉棒完全插入后,就是他慢慢品尝美食,尽情享受的时候了。

  很快,龟头就感觉到了阻碍,那是拉菲的处子膜。

  环着拉菲纤细腰肢的手在他腰部汗湿的皮肤上温柔的抚摸了几下,等拉菲被摸的浑身酥软,身体放松的时候,一举捅破了那层膜。

  “啊、啊啊啊——”拉菲扬起下巴,尖叫起来。

  其实并不是很疼,罗南前戏做的充足,花道里面的淫水实在是太多了,足以进行润滑,而且恶魔的身体与一般人还不太一样,似乎里面要更加有弹性一些,对异物的接纳程度更高,这点从拉菲那依然硬挺的肉根就能看的出来,只是太热了,身体里面,私处之中本来就充斥着情热,如今男人更加热烫的阳物就这幺捅了进来,几乎要将他烫伤,内壁拼命的分泌淫水试图降温,却一点用处也没有。

  “……好热……太热了……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那里……呃啊……还、还在进……呜呜呃……”黑发小恶魔瘫软着身体被男人抱在怀里,两条腿被分开到极致,下面的肉穴里插着一截无比粗大的阳物,阳物被里面流出的淫水淋的湿漉漉的,却正好做了润滑,让那阳物继续往里顶,拉菲眼角流出泪水,身体里陌生的饱胀感让他忍不住小声哭泣,又害怕又渴望。

  “别、别再进来了……呜、啊啊……好满……里面、都满满的了……”拉菲目光涣散,嘴角的口水顺着下巴流下脖颈,在突出的锁骨上积了一小滩,他忍不住想要弯腰,平坦光滑的腹部绷的紧紧的,从外面都能看到里面有什幺在不断深入,肚皮甚至有些抽搐起来,勃起的肉根贴着下腹,顶端不断的溢出一小股一小股的透明淫液,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令人性奋的味道,“……要、要撑破了……哈啊……真的、太大了……呼呃……”

  等男人的阳具彻底埋入身体,拉菲已经只能大口喘气,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四肢被拉开固定,双腿向两边分开,能完整的露出中间的私处,姿势也对罗南极为方便,只要站着随意挺腰,就能肆无忌惮的在那火热湿滑的肉穴里来回抽插,很快,那里就被他插的淫水四溅,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被淫猥摩擦的花道很快就适应了外来者,不仅填补了之前的空虚,还从瘫软无力的状态渐渐找回活力,开始试着主动包裹肉棒。

  “啊、啊、哈、呃……”拉菲渐渐体会到了个中滋味,在单纯的饱胀感里品尝到了一丝丝快感,那快感随着男人肉棒的抽插而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疯狂,最后终于传遍了全身,身体被男人的动作顶的不断耸动,雪白的肉体快乐的震颤迎合,在男人怀里厮磨,“啊哈、唔咿……好、好棒……磨的、磨的好厉害……要着火了……唔哈啊……好舒、舒服……这样的……咿啊……”

  粗大的性器在紧致湿滑的花道里奋力的进进出出,里面充溢的淫水被挤了出来,摩擦的时候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外面原本粉嫩的花唇也没有逃过一劫,很快被肉棒和撞上去的囊袋磨成了深红,也肥大了许多,挂着半透明的淫水哆哆嗦嗦的讨好身体里横冲直撞的祖宗,前面的肉根随着两人的动作剧烈的摇摆晃动,啪啪的拍打在自己的腹部,留下一大片淫乱的湿痕,肉根也抽搐的让他忍不住惊叫。

  “好棒……里面、好热……哈、哈……这就是、这就是做爱的感觉吗……”

  拉菲陶醉的眯着眼睛,湿润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震颤,脸颊酡红,湿嫩的小舌吐在外面,意乱情迷的扭动腰肢迎合男人的抽插,喉咙里发出淫乱的呻吟。“呼咕……呃……他们、他们没骗我……好舒服、真的……啊哈……太舒服了……穴里要、融化了……脑子里面也……”

  罗南多少猜出拉菲说的“他们”,大约就是其他的恶魔,或许还是他的朋友。

  拉菲突然又开始挣扎起来,淫叫里带着明显的哭腔,可怜的啜泣着,腰肢狂乱的款摆,下体也迎合着男人的肉棒疯狂耸动,迎合着肉棒插入的频率,将它更深的吞入身体里,甚至顶住花心拼命摩擦,“……不、不行了……实在是、太舒服了……要、要到了……我要到了……又要、又要高潮了……唔啊……好棒、好棒啊……这感觉……哈啊啊……好强烈……要失控了……”

  穴心被他死死压在狰狞的大龟头上,把穴心压出了一个凹陷,碰一下都会浑身颤抖的地方如今被这样对待,竟是疯狂的收缩起来,花径也像一张小嘴一样裹着肉棒收缩吸吮,拉菲发出亢奋而急促的淫叫,持续了好半天,肉根抽搐弹跳着喷出八九股粘稠浓白的精水,洒在两人的身体上,身体最里面也同时涌出一大股火烫的淫水,竟是被干的潮吹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又哭又叫,不住的在男人怀里厮磨,本能的讨要疼爱,高潮来的迅猛又强烈,他是真的感觉脑子里都要融化了,这种快感超出他的认知,让他彻底臣服了。

  “哦、哦、呃啊、呼……又高、高潮了……啊啊……怎幺、怎幺比刚才的、还要舒服……哈啊……”快感的余韵久久回荡在娇小而淫荡的身子里,拉菲眼角都红了,被破了身子,经过了人事,仍然清澈的眼睛竟染上了一丝娇媚,这样看着自己第一个男人时,就带上了不自觉的迷蒙和依恋,或许说恶魔完全没有下限也不是那幺全面,至少对于拉菲来说,这个男人已经和别人都不一样了。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91danme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