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3章 烬灭之于黎明 (五十五)

    第2123章烬灭之于黎明 (五十五)

    老山鳖受到几乎是致命的重大损伤,它的自我保护机制便被激活,这庞大如山的魔兽突然把自己的头和四肢都收缩起来,往它那个更为坚硬的鳖壳内部缩去!

    就如同乌龟把自己的头和四肢缩紧龟壳中保护起来一样,老山鳖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1≒2◢3d∝an#mのei点Ne█t超快稳定更新,本文由  首发而且它的壳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破坏的!

    "......解、解除!"艾尔伯特的本体知道这样下去他的分身会被带动着撞在老山鳖的哪个身体部位而受到重大损伤,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解除了在战场上的那个分身。

    一切突然陷入了沉寂。

    "结、结束了?!"在刚才连番激烈震动之中,只能半跪在地面上的猫人少年穆特,远远看着利沃夫外那个缩进壳中纹丝不动的巨鳖,不禁战战兢兢地问。

    "暂时应该算是结束了。"同样是半跪在地上以稳住自身,猎人协会副会长卡斯特罗的额角也冒出了一滴冷汗。他几乎都要替这个遗迹担忧起来,刚才老山鳖闹腾得实在过分,要是继续闹腾下去,连续不断如同十级地震般的冲击波,很有可能会对中央圣殿这里的建筑造成损伤!

    "不知道那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戏法,但他至少是做到了。"卡斯特罗低哼道:"老山鳖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它现在缩进壳子里养伤去了,暂时应该不会威胁到利沃夫。"

    "暂时......是多久?"猫人少年不禁问道。

    "天知道,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周,也有可能是一年,全都得看那巨鳖的自愈能力而定。"卡斯特罗哼道,"但有一点我们能够肯定的,它一定还没死,如果它直接死掉,是不会有机会缩进壳里养伤的。等它把它的鳖头从壳子里再次伸出回来的时候,我们必须准备好。"

    "就这样?没有下文了??"穆特不禁惊讶。在那种程度的激战之后,在无数的努力和冒着巨大的风险之下,艾尔伯特做的一切其实并没有成就什么,仅仅是暂时阻挡了老山鳖前进的步伐而已???就连杀掉那怪物都办不到,仅仅是强迫老山鳖缩进壳子里养伤,为[大狩猎祭]争取到更多时间而已??

    出没在曙光地域里的特g级魔兽,难道都是些不可理喻的、强大到难以置信的怪物吗??!

    站在城郊屋顶上的艾尔伯特的本体,松了一口气。尽管如此,老山鳖的威胁是暂时解除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夜色也变得非常之深了,现在大概是半夜吧?

    从大狩猎祭开始,魔兽大军最凌厉的那波攻势已经基本平息下来了。剩下的魔兽固然还有很多,但托艾尔伯特的福,魔兽猎人们的伤亡数被压制在最小的程度。接下来交给其他魔兽猎人们去清理掉剩下的魔兽,应该暂时不会有问题了。

    轰隆隆隆隆隆!天空中一连串轰轰烈烈的爆破,空中的隼龙兽大军被炸得死伤惨重。从那些高能的*、从爆弹被投射到那种程度的高空中的技术看来,应该是[爆破大师------灰灭之迪达拉]在活跃着。

    而另一边,无数的箭矢以汹涌之势飞向空中,把剩下为数不多的落单的隼龙兽一一击杀。那应该是[弓箭大师------隼眼之苏珊娜]所为。隼龙兽被清除得差不多了,毕竟它们的"靠山",老山鳖已经受了重伤不得不躲起来养伤了,这些飞行的凶兽的气焰也被压制了大半,剩下的只能仓皇逃散,躲回去它们位于老山鳖背上的巢穴之中。而刚好[陷阱大师------湮灭之高加索]的陷阱又在此时发动,老山鳖的厚重的鳖壳瞬间被一片火海吞没。躲起来的隼龙兽们很快就湮灭在火光之中,能够对利沃夫造成空中威胁的隼龙兽群可以说是全灭了!

    虽然这种火烧攻击对老山鳖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但猎人们好歹是先消灭了老山鳖附带过来的隼龙兽大军的威胁了。而老山鳖......天知道它要沉睡多久才会醒过来?猎人们只知道,他们总有一天还是要正面对抗这如山般巨大的魔兽。

    需要艾尔伯特去插手的战斗,应该是暂时没有了。

    "辛苦你了。"这时候有谁的身影从艾尔伯特旁边掠过,站在虎人青年身旁。

    艾尔伯特看清楚之后,发现那名彪壮的虎人就是[武器大师------万刃之克利里波夫]。

    刚在克利里波夫也帮过艾尔伯特引开老山鳖的注意力,好让虎人青年的分身能够顺利爬到老山鳖的头上去搞破坏。应该说没有武器大师的帮助,艾尔伯特的作战根本不可能成功,对此虎人青年还是相当感激的。而克利里波夫似乎并没有在老山鳖刚才那一连串的闹腾之中受伤,现在还精神的很,刚从最前线赶过来。克利里波夫不愧是特g级猎人,即使在那种凶险万分生死一发的险境之中,竟然也能近乎无伤地保全自己。太让人惊讶了。

    "竟然能够把老山鳖那种程度的特g级魔兽阻挡下来,年轻人你前途无限呐。"克利里波夫上来就毫不保留地称赞道,"我差点还以为要经历一番苦战才能让那种大怪物停下脚步呢。利沃夫的损害也被压制到最小的地步,很好。"

    "不......我只是放出了一头怪物,来和另一头怪物对打而已。"艾尔伯特突然脸红并谦恭起来:"实际上我几乎啥都没有做,就看着两头怪物在对打。"

    "哈哈哈哈哈!"克利里波夫一边豪爽地大笑,一边用力拍打着艾尔伯特的肩膀:"谦虚什么!不管是怎样的力量,只要能够被利用上,那就是你的东西了!挺起胸膛吧,年轻人!你今天做了一件可以让你的名字留在魔兽猎人历史上的伟业,你有自豪的资本!"

    "是吗......"平时非常厚颜无耻的艾尔伯特反倒是越被夸越会感到不好意思的类型,他的脸涨红得跟厉害了:"但是刚才那个大爆破也不是我干的。看那爆炸的规模,应该是迪达拉大师给我送过来了一枚*?"

    "应该是了。"克利里波夫耸肩道:"也只有那家伙制作的*能有那种爆破威力。而且能把*送到那样的高度,估计也是那家伙设计的什么机关。嗯......先不提这个。你应该累了吧?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的战局有我们在就能控制住,暂时不用担心。"

    "那喵,先告辞了------"艾尔伯特其实确实也是相当之累了,恨不得马上找张床躺下。他毫不客气地从前线退走,往中央圣殿赶去。

    要知道他连续地使出大量分身进行战斗,本身就非常消耗体力的。分身解除之后连带各种肌肉疲劳都会返回到他的本体上去,就和分身受了的伤会体现在他本体上一个道理。而且他不仅仅是身体疲劳,心也疲累。他一心多用控制了那么多的分身,甚至必须控制分身放出来的圣灵白虎来进行战斗,精神力的消耗可是非常巨大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多久?应该至少有三个小时了吧?使用分身的艾尔伯特比平常人多消耗接近十倍的体力和精神力,相当于在利沃夫和怪物们连续激战了三十多个小时,不累到了极限,才是怪事。他现在就连站着都觉得双腿发软,连战斗的气力都所余无几,从各方面看都已经接近极限了。这种状态下的他就连好好战斗都没有办法做到,在这战场上只会拖别人后腿而已。

    总而言之,真是累死了。而这还只是大狩猎祭的第一个晚上而已。这种情况还得连续维持十天十夜吗?就连艾尔伯特都不太相信自己能够办到。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嗯?"从中央圣殿那边用望远镜远远看见退回来的艾尔伯特,猫人少年穆特也闷哼了一声:"我得走了。"

    "等等,小哥哥?现在还不算是完全地安全......"

    "我不会有事的。"猫人少年低哼道,头也不回地走了。

    尽管利沃夫的战况可以用混乱来形容,但魔兽猎人们确实是很好地控制住了场面,能够接近中央圣殿的大小魔兽们几乎不存在,偶尔有那么一两只也很快就被追击而来的猎人们解决掉了。穆特在这个金字塔一样的巨大石质建筑之中走,迷路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才回到了自己和艾尔伯特的房间里。他到达房间的时候,已经看见虎人累得躺在床上睡着了。

    果然连门都没有锁上,这笨蛋。要是有魔兽闯进来了怎么办。

    猫人少年叹了一口气,回头把铁门牢牢关上,挪动堵门用的石头把它堵住,让这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密室变得稍微安全了一点。他走过去看着熟睡之中的虎人青年,艾尔伯特就像个婴儿似的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在意这个坚硬的石头制成的床,以及连御寒的被子都没有的恶劣环境。

    "会着凉的。"穆特叹了口气,走过去在纳物背包之中翻了又翻。所幸他出门之前就预料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还是带备了一张薄薄的毛毯,就藏在背包之中。猫人少年把唯一一张毛毯给虎人青年盖上,然后自己缩在床边的地板上,蜷缩着身体躺下。

    "暂时就这样吧。晚安。"猫人少年低声说,把房间里唯一的煤油灯掐灭。www.123danme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