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决定破釜沉舟

    ♂!

    孟轲冷冷道:“火烧起来了?”

    满脸的横肉一抽,这人道:“可不是,在楼下东厢房那边朝四周烧开了,其他地方也有火苗子,依我看哪,这幢鸟楼今晚上怕要完蛋啦!”

    吁了口气,孟轲又道:“你们这么急,有什么事么?”

    那人这才跳起来,大叫道:“天爷,我都颤着说话了,人家海家帮反扑过来啦,全城到处都是人家的人,咱们放出的哨卡差不多全吃人家摸光了,鹰老大已亲率着弟兄们前去抵挡,还不知挺得住不?方才范自那边传下话来,要我们马上禀报这边派人出援……”

    旁边,他那个瘦汉的同伴叹了口气,推了他一把,无精打彩道:“咱们这里,也早就他娘的自身难保了,听说楼上也有了情况,这位兄弟,你刚下来,可发现了什么不曾?我们哥俩得赶快上去了,别误了事……”

    孟轲忙道:“人龟们也在下面么?”

    瘦汉子点头道:“方才还在,大约不会开溜吧?”

    说着,两个人拔腿就往楼上闯,孟轲的手中魔杖微微一动,又垂了下来,他仰首道:“二位,若是瞧着情形不对,你们便逃跑罢,海家帮来者不善,今夜,只怕鹰老大得垮台。1ξ2~3d∪an;乐;文; +.”

    两个人诧异的回头望向孟轲,孟轲摇摇手,管自抬步下楼而去,那背影,却是如此的坚定与沉着。

    红砖楼的下面,是一间宽敞的大厅,大厅中,原来布置着盆花绿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锦椅方桌,而且,应该也有十分辉煌的照明用具才对,但目前却是一片零乱,家俱毁倾,陈设抛散,除了右边的熊熊大火已在一阵阵的劈啪声中舐卷之外,就连一丁点的光景也瞧不见了……

    大厅往后,好像是一片院落,这时只见火苗子四窜,黑影幢幢奔扑,呐喊叫吼之声与叱喝打杀之声起落不息,分不出那是敌我,那是强弱了,烟雾滚滚的飘荡着,浮沉着,挟着刺鼻的松脂油腻气息,能呛得人把心肺都咳出来。

    忽然,又是三四把燃烧着的树枝子抛到楼梯口上,紧跟着又有两只火把摔了进来,红砖楼的大门早已留散在地下,此刻,连那门框子也烧起来了!

    孟轲慢慢的绕过火堆行下梯口,大厅的暗处,有一个白衣大汉匆匆扑向燃烧之处,意图踩熄那些火枝火把,窜奔的焰火,映得他胸前交叉绣织着的黑色一双魔杖也要变紫红了。

    耸耸肩,孟轲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这人臂膀,低沉的道:“不用费力了,还是赶快逃命为佳。”

    白衣汉子正拼命用脚踩踏地下的火把,他满头大汗,急吼吼的叫:“滚你妈的,这一烧起来咱们还能混么?你不帮忙也不要在这里给老子们气!”

    摇摇头,孟轲道:“朋友,你转身!”

    白衣大汉一听口气不对,他霍的旋了过来,连看也不看一眼,手中的u型马蹄铁从下而上,“唰”的放出一道z型闪电倒挑过来。

    赤溜溜的光芒猝地下压,在“当”的一声颤音里,暴涨了二十倍的魔杖已同一时间插进了这位朋友的胸膛,直将他挑出十米之外,后背顶在一棵树上!

    窒息着呻吟了一声,白衣大汉连对方是谁也没有看清,就这么懒洋洋的沉重摔倒在地下。

    撤回迷谷魔杖,一洒上面的血,孟轲洒脱的行向后院,甫一踏出,双杖凌空暴旋,一道金弧倏闪,四颗突目吡牙的人头已斜飞到了另一侧!

    一名白衣大汉闷声不响的随后面掩了上来,握着魔杖暴涨了五倍挺力猛刺,孟轲却似背后生着眼睛,微微一闪之间左手的杖已猛的顶上了那名魔法师汉子的脖颈,一声呼叫还未及发出,已顶摔出二十步之外!

    一只火把迎面抛来,孟轲滑开一侧,手中的魔杖自另一个敌人小腹中拔出,双目中放出的闪电,已笔直将一个正在奔掠中的角色捣飞出去!

    人影微闪,一个彩衣汉子迅速跃近,口中低促的喊:“孟大哥?”

    孟轲身形一旋已到了那人身边,他平静的道:“情况如何?”

    彩衣人喘息着,髫发散乱,混身血污,他咬着牙道:“咱们的人折了一多半啦,孙头儿也带了彩,他们这些灰孙子死伤得更多,至少也有咱们的三五倍……”

    弹起一杖杵出十米,又一名白衣大汉仰身飞跌出去,孟轲略一沉吟,断然道:“好,你去逋知所有的我方人马,豁出全力烧楼,对方剩下的角色,完全由我独力包办!”

    灰衣汉子忙道:“但孟大哥,他们还有许多人……”

    一挥手,孟轲道:“不要管这么多了,你们照我所说的去做!”

    答应一声,彩衣人急速往黑暗里奔去,于是,片刻之后,只见十五六条彩色人影完全朝红砖楼里扑了进去,还未进楼,引火物已抛入了一大把!

    一片喊叫声自这片宽阔而微暗的院落四周响了起来,声音沙哑而粗厉,更带着一股子无可抑止的疲乏与惊怕!

    “不好,那些混账们冲进楼里头啦……”

    “快朝里截,迟了这幢楼就完蛋了……”

    “大伙快上哪,他们现原形了,妈的,没有几个毛人……”

    “干死这些乌龟孙……”

    叫喊中,幢幢人影随四周往红砖楼的后门口冲,一个瘦小枯干的汉子一面还在指手划脚的调遣着……

    紫色的紧身衣泛起一片微蒙蒙的,闪颤颤的光彩,就那么快的忽然自斜刺里飞落,正堵住了第一个追上来白衣大汉前路!

    一仰头,孟轲低柔的道:“朋友,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死无葬身之地!”

    白衣大汉猛然一楞之下,后面又有三四个断崖界角色扑了过来,一面推着他们这位同伴,边大叫道:“快冲哇,赖在这里装瘟么?”

    孟轲倏然蹲下,手中的魔杖“啵”的旋飞,三双人脚便被带出了八步之外,在一片鬼哭狼号里,为首的那位仁兄已经魂飞魄散的亡命奔逃。

    那个指挥调度的瘦小汉子紧跟着扑来,他抹着脸上的汗水,舞动着一柄精光耀眼的“u型大号魔法马蹄铁”,破口大骂道:“看老子不活剥你俩这身狗皮!”

    “皮”字还绕在他唇边,这位仁兄却宛似突遭雷殛般怔往了,他傻傻的瞪着孟轲,像一下子失去了魂……

    深沉而冷酷的望着他,孟轲淡漠的道:“老友,别来无恙?”

    瘦小汉子“蹬”“蹬”“蹬”退了三步,见了鬼似的怪哼起来:“快……快……快来人哪,笑脸娃娃面具人在这里,妈呀,吓死宝宝了……”www.123danmei.net